第3章

上一章:第2章 下一章:第4章

努力加载中...

“来!这些帐册没批完,今天谁也别想走!”舒大娘已叫人备好纸笔,摊开帐册,同两个男子报告营运情形。

真坦白!

显然所见略同,他又笑了!震动的胸膛平贴着她雪白的身子。“知道吗?妳很聪明,待妳习字习得更好后,天下间别说没有女子比得上妳,就连男子也相形见绌了。”

“我只是不想见一个好女孩沦落才买她自由,可是──”齐天磊虽然喜欢老婆吃醋,但当她喝醉时这种玩笑可开不得!但还来不及说完,就被唯恐天下不乱的刘若谦截了去“是呀、是呀──那女孩美丽得紧,每次来此,秀波姑娘总连忙奔来服侍他,倒奇怪这次消息也太不灵通了!舒大姑奶奶,怎么不见妳的左右手呢?”

“天磊!”她摀住他嘴,不许他再说,却清楚的看见他眼中的悲哀!她眼眶也红了。“你不会死!”

她吃了一惊,不太明白目前的状况。

正无聊得想伸伸懒腰时,楼下传来一阵骚动,不知是怎么回事。她面对的地方是后门的风景,没有对着街口,所以看不到是否有大人物前来。

“妳忘了太君向杜家说过,一旦我死了便放妳回杜家?可是太君相当喜爱妳,断然是不会放人了,只好匆匆再为妳物色合适人选,以保万一。”

“当然,我可不打算让第二个男人瞧见这副曼妙的身子,尤其是柯世昭那登徒子!”他拉下她的手,眼神柔和得醉人。

“嘿,只有『生人』不得接近吗?”刘若谦打趣。

“豪门深苑,一群怪人与面目可憎的人。”

舒大娘实在是个灵活又飒爽的人,连喝起酒来也不让鬚眉,全场皆由她来主导。连乾了好几杯酒也只见双颊薄红而已!玉湖只敢一小口一小口的啜着,想来她丈夫是打算让她沾染一切恶习了!直劝她多喝些。他就爱看她醉酒的模样。

“不!我没暗示什么。”齐天磊飞快的攫住她的唇瓣,让急速涌来的热情吞噬彼此的思维!

恐怕是见她落单,想来调笑一番了!正好!她正想看看这个人会无耻到什么程度。今天给他一个机会,也给她的心存个底。

※※※

“敢情咱们是同一家呢!小时候习字,可以为了我的名字而放弃读书!没看过那么难写的名字。妳也一同叫我舒大娘好了!身为一个寡妇是不适合有闺名的。”

说真的,她手劲不小,即使不勒死他也挺痛的。

“不怕太君与婆婆会极力阻止?”

“总有一天我会受不了你对我打马虎眼而捏死你。”拉过一束长髮,缠上他颈子,眼神很威胁。

“不开心吗?很正常呀!无论如何,让别的男子来接近自己妻子,身为丈夫的人都该生气,但为何不直接反驳太君?还是你另有高见?”

而艳丽美人开口的对象正是他们,因为二楼被齐天磊包了下来,不让人上来吵杂。

这方家姊妹,一般的神气,全不将主人放在眼里,倒像是她们才是主人似的。

“知道吗?妳另一个大优点是不会忌妒别人,加倍的宣扬别人的好处。天下女子若能个个似妳,世间便太平了。女人最丑的不是容貌,是一颗善妒的心,见不得别人好;女人最美的也不在于外表,而是由心中散发出的包容与可爱。”

齐天磊将玉湖拉入怀中。

“在那之前,咱们先上戴云山一游吧!”

在新苑门口,传来齐天磊的叫声;她精神一振,看到丈夫与刘若谦各持两桶梅子,当下提起裙襬飞也似的跑过去!

“如果我死了,齐家的一切便会落入柯世昭手中;所以四年来,他对商行相当用心,也对别人不择手段。太君本身也是作风强硬之人,自是对他大大讚赏。若我没料错,太君有意在我死后让他娶妳,一同发扬齐家事业。”

似乎这是“病弱”的唯一好处。玉湖轻声问他:“倘若你那日『突然』身体康复,完全没病没痛,他人会做何感想?”

“玉湖──”齐天磊抱她坐在腿上,狼狈又愤恨的扫了眼他的“生死至交”!这年头,实在找不到几个善良的人了!

“什么意思?莫非──”

为了她深爱的腌梅子,只好在此把风了。

“喂!我说你们也太不给我面子了!我家一二十间雅房,还怕没得住吗?偏去客栈落脚,你们嫌我怠慢还是寒酸?”

“她们不会,只要让她们想到我来日无多,便不会有所刁难,全顺我意了。”

玉湖眨了眨眼,薄醉的她已忘了矜持,双手危险的爬上齐天磊的肩膀,慢慢往脖子那方向靠近。

她双手改揪他衣领。

舒大娘一搭一唱,还扬起莲花指娇滴滴道:“我一听此次前来有二男一女,心中就有底了!虽然秀波巴望当二房,也不该让她乍然见到正室娘娘自惭形秽,总得探探齐三公子的心意如何呀!而且人家新婚燕尔的,跑出一个女孩搅和多无趣。我说,齐三公子,不想沾她就别对她好,害她二年来一颗芳心死死跟着你,害惨人家了。”

玉湖尚在深思。

当然,在强迫学习下,她的进步比较快,可是她比较好奇的是这二个男人与舒大娘结识的经过。这个齐天磊,老爱教她猜,不愿大方的提供解答。

“天磊,即使你是这么神秘,我还真喜欢你这种纨裤子弟,放心,我不会欺负你──我会帮你打坏人。你不要怕呵──我保护你。”

“告诉我,嫁入齐家五天,对这地方有什么想法?”

刘若谦站起来拱手而笑。

“那你又被置于何地?”玉湖不平的叫着。

柯世昭一手挡住她背靠着的柱子,握扇的手轻佻的在她面前慢动,正好把她围在死角内,让她闪避不得。

玉湖乍然有些了解了!但心思更乱,如果她没猜错,天磊与刘若谦也可能是“鸿图”的老闆!这代表什么情况呢?天磊在玩什么把戏?

“泉州西边的高山,峰顶终年罩着白云,像戴了帽子似的,上头的云气会随天色变幻而产生七彩光华,妳会喜欢的。咱们去玩个十天,也趁机教会妳商行的事。而且,在外边,妳才有机会更认清我。”

预计明日启程。从前院要折回新苑时,齐天磊深知她爱吃甜梅,拉着刘若谦就要去抬个几桶到新苑放着,準备一同带上马车;玉湖只好一个人坐在九曲桥的亭子中等他们了。即使她再三声明自己的力气不小,可是他们那两个大男人完全没商量余地的不许她跟,要她乖乖等着,在此“把风”;若有佣僕闲人企图接近地窖,别让他们接近,毕竟看到少爷变得孔武有力会吓死人的!而且身为主子,偷偷摸摸也很难看!

玉湖与他们在山脚下的市集中心大客栈租了房落脚,没有休息便来这家茶棚喝茶。看他们下棋,看样子是打算耗一下午了!由楼上看出去,一边是山群,一边是种满莲花的湖泊,景观上很写意;远远的已能看出山顶上有一层金色的云海罩着,随着日光的照射,间或闪着一束束光影,走上山顶一定会有乘风归去的感觉,彷彿成了神仙似的。

这两个男子是很懂得享受的,但又让人看不出游手好闲的样子。

玉湖满意的将头靠在丈夫肩上,抱着他的腰。

“喂!别扯上我!”齐天磊正殷勤的替玉湖剥蟹壳,好让她下酒吃。

“我记得的,是『鸿图』对不对?”近来识字不少,而几家泉州内大有名气的商号名称更是首先知道。这“鸿图”商行不是天磊说过近几年来崛起的商行新秀?

“来,一同来看。”齐天磊不由分说就拉她加入批阅帐册的行列;此行本来就是要教她这些工夫的。

明天──玉湖昏昏沉沉的想,无论如何她一定得问清楚他那话中的意思。明天,这是何等重大的事!他不能不说清楚──齐家果真有古怪!

“生气了?”他亲她唇,一下又一下。

不料齐天磊漠然轻语:“只会多了个真正死去的齐天磊。”

“这么糟啊?”

舒大娘黑白分明的杏眼横了他一眼,便滴溜溜的转到李玉湖身上了!低呼了起来:“那家的千金?好俏美的姑娘。”

刘若谦叹笑:“老天爷!我们才刚到地头,连饭都还没来得及吃一顿呢。”

玉湖好奇的瞅着他看。

所以说,这个一向装病弱的齐三公子并不是好惹的,必要时他比谁都辛辣!

“你在这边买了女人?”

“看来你是不把你表哥放在眼底了,连带也认为我好欺负!”她低头相準他的手,若他敢更进一步,她打算创造一个意外。

说真的,那对哥俩好有时并不怎么像大人,专做些小孩勾当。生长在这豪门深院,出现这种人也算是稀奇了。

“胡说,在我们扬州有一个公认的大美人,地方没有人比得上哩。”

相较之下,喜欢穿白袍的天磊身上有股飘逸清朗的气质,而这人就做作虚伪得很;再加上闪烁的眼光,显现出此人心术不正,再怎么看都是面目可憎了。

“喂什么?人家秀波巴巴等了你两年,不料少爷你只肯出钱买她却不让她服侍!她对你可是死心得很!”

舒大娘一旦撇开公事后,便是完全的豪放,对刘若谦搭起肩膀来了。

而舒大娘笑了声。

那是一个做少妇打扮的艳丽女子,美得会让人一见就流口水的那一种女人。弯弯的柳叶眉,粉嫩的瓜子脸上白里透红,像玉琢出的人儿似!五官精緻而明媚亮眼,包裹在黑衣下的身材更是没话说的好,一看便知是那种八面玲珑的厉害人物,形于外的精悍与老太君有得比了!

直到帐册全部核对完,月已昇上中天;楼下布了上好的酒菜,他们才得以伸伸腰下楼去吃。

齐天磊环住她柳腰,日光曳进了一室的银白,透入纱帐中,瞧得清七八分,将她的美丽全部收入眼底。

舒大娘是个爽快的女人,两三下就当玉湖是自己人,招呼楼下端来酒菜,立即从佣人手中接过一大包物品,打开才知是一本本的帐册。

“棺材。”他又笑答:“一口上好的紫檀木棺材,并且陪葬品之丰富足以入土三天便遭盗墓贼洗劫一空,弄得轰轰烈烈、满城风雨!”

“齐天磊──艳福不浅呵!”玉湖双手抱向他颈子低吼:“你敢对我以外的女人好,我先阉了你──”

她又想起临行前那讨厌的柯世昭尖酸的口气暗示她的丈夫与刘若谦“好得不得了”。在她看来,男人有男人间的友情,即使娶了妻也不该有任何变化;她不是蛮横无知的人,齐天磊对她的好她又不是不知道,何需去疑神疑鬼?倒是那家伙居心不良,非要破坏他们的夫妻感情,她可明白得很。人渣一个!

“戴云山?”

“玉湖!我没有打算娶别的女人。”齐天磊当务之急就是安抚好娇妻的情绪。

“这是我的媳妇儿,不再是姑娘了!来,玉湖,这是舒大娘,闺名叫潋滟。潋滟,这是玉湖。”

“是唷!抬上檯面的老闆。”

“是呀!刘兄好厉害的医术。”

但舒大娘可不饶人。

“我告诉你,你不可以有别的女人!要是你敢有,我会杀了你,然后养一百个男人来让你没面子──”

刘若谦闲散道:“都不是!避嫌而已。至于我那天磊老弟,已有妻室难不成还去让秀波那丫头搅和不休?”

“是呀是呀──妹子妳没看到齐三公子一脸的害怕,他不敢的!”舒大娘猛憋着一张艳容,连声说着。实在是忍不住,抽出手绢躲到一边去大笑。

“是的。舒大娘是鸿图的老闆。”

“玉湖!”

没关係,柯世昭那家伙动不了她的!

“我已叫人备大鱼大肉,等会有吃有喝,不会怠慢二位贵客。”舒大娘不为所动。

“我倒比较希望先谈谈日后妳与世昭共事的问题。”他面孔一下子板了起来,表示很看重这问题,甚至正经到泛出一丝醋酸味。

不过方小巧的出现倒也使她免于柯世昭的纠缠,只见他又过来屁话两句,便给方小巧拉走了!

敢情方小巧恰是柯世昭裤下拜臣之一?真不幸!但,那示威的眼神代表什么?

可惜,没有她施展的余地,在他们背后,突然传出一个愤怒含嗔的女声:“世昭哥哥!”

“咦?”玉湖看牢帐册上的商号。

非常非常难得今日有幸消遣他,并且重重的报了一箭之仇,没有什么秘诀,挑拨离间而已!因为齐天磊在乎!呀!多么快意!

“怎么了?”齐天磊抬头问她。

“对于逃避问题重点最有心得的人,岂难得倒?你大可挑一些可以说的回答。”

“太君会想那么远?连我也不放过?”

“表嫂好雅的兴致,独自一人在此赏景!刚才我好像看见刘大夫与表哥很亲密的走到另一处,为何独独撇下表嫂一人呢?”柯世昭手持扇子做状斯文的搧着,也同样是一身雪白的打扮,加上本相长得不恶,看来有贵公子的气息。想必也令一票女子动心不已!

“喂!”她打他胸膛一下。

※※※

如齐天磊所料,太君轻易的应允了他的要求,也算是给玉湖加入商行前一段轻鬆的假期;若能顺便怀胎回来就更好了!当然刘若谦这个大夫也需随行才成。

这么美丽的一个女人,也似乎不比玉湖长几岁,竟然是个寡妇?玉湖愣愣的仔细瞧她,多可惜呀!这么年轻却已没了丈夫,所以才穿黑衣,并且不打扮吧?但天生丽质本来就不必借胭脂来彰显,美丽是掩不住的;而她浑身散发的强悍气势,看得出来很有威望,必然是生意上很成功的女人。

她对世家子弟向来没什么好感,而这个柯大少正好符合了她所有厌恶的特质。

柯世昭眼中闪过一抹怒意,但随即转了个笑容面孔回过身去面对叫他的女子。

这么卖力的演说,却换来丈夫似笑非笑的眼光。他撑着头,一手抚她脸蛋。

“不会的──他不敢的!”刘若谦在一旁细声细气的帮腔。

“你身上没有针灸的痕迹。”玉湖将被子推到腰间,一只滑腻的小手沿着他平滑的胸肌走。上头虽不是肌肉纠结,却也不是鬆垮垮软叭叭的赘肉。每一处肌理都很有型,有力的收缩着,不像她老爹年过四十即挺着垮成一团赘肉的肚皮。她对男人的身体是很好奇的,因为没有人告诉她见着了丈夫的身体要装羞含怯,所以她也就正视得理所当然了。只要知道丈夫以外的男人身体不可以看就行了,至于夫妻,都有过亲密了还不许看,就没道理了。唉!都给他佔去便宜了,要当他不是丈夫还真难!

太深奥了!这男人把美丑讲成道理,真有他的!她笑道:“我只知道,若你今日丑怪又病弱,要与你共处可得花上更久时间才成,要爱上你则加倍困难。”

“你不必担心我会受那人欺负,我有能力自保。”必要时她会找机会打得他满地找牙!

“没有!”老天,荒唐得气人!

马车赶了两天,已达戴云山的地头。在江南靠南的地带,沿途很有水乡泽国风味,很容易便可看到湖泊泉池养着莲花,各式各样的都有,为的是莲子与菱角的营生。出来上工的少女吴侬软语的娇声谈笑,听起来很舒服;春天时节,恰是赏游的好时光!

玉湖放鬆了手,再问:“那男人呢?有没有打算娶几个来玩?”

“还有你们两个与猪。”两三下反将他们一军!

齐天磊低沉的笑了。翻过身将她压在身下,一手轻点她俏鼻。

“不就是妳吗?杜冰雁小姐。”

“多谢娘子怜悯了!好善良的心哟!”他大笑,顺势再度侵犯她的唇直到她快喘不过气了,才放过她嫣红的小嘴。她又笑又喘的低喃:“我还以为你很斯文呢!毕竟病弱的人都比较软弱不是吗?”

齐天磊讚赏的轻吻她手背,再摸了摸她脸。

小巧?方大婶的长孙女。玉湖双手横胸的打量他们,只见柯世昭迎上前去,不知哄那女孩什么,他们之间的神情很亲暱,而且女孩子对男的死心塌地!没两三下,成了女孩子在乞求男子什么,而柯世昭瞬间显露大男人威严,然后就见方小巧远远的看了她一眼,像示威似的,将整个身子投入柯世昭怀中。

“谁敢多嘴道我是非?昨儿个妳可看清楚了,谁才是未来接掌齐家的人?”柯世昭狂傲朝天的回答,不住的汲取她身上的馨香,放肆的更移近她。

“小巧,怎么来后院了?”

那倒是不错的事!可是,长辈会允许吗?

这事非同小可!她几乎跳了起来。

她笑答:“太多芳心已使他吃不消了,何需再添我一个?要我说,我会捡一个没人要的男人来寄託芳心。”

才转过头,就听见一声轻脆俐落的女子声音:“我的两位大爷,来到戴云县我的地头,竟敢大剌剌的等我来拜见!嘿!还下棋呢!好雅的兴致!”

锐不可当,逐渐可以与齐家别苗头。

齐天磊比较认命,拿起笔,开始翻帐册。玉湖不动声色的看着,满肚子的疑惑打算今晚单独面对丈夫时再问。拿出袖子中的一包蜜梅吃,然后二个男人也抢着要。

“呃──呃──不──不只!”玉湖猛眨眼,顺了口气又道:“有关我的传言是谣传,假的。还有一个小姐是标準的大家闺秀,什么都会,性子温柔如月光,面貌更是宛如天仙,包你见了会将我踢到一旁,被她迷去了七魂六魄。”

就见舒大娘与刘若谦一脸的笑意与看好戏的表情。的确,何等的千载难逢!在过去三年多以来,温文尔雅、事事淡然视之的齐三公子,一向站在清闲位置看他人笑话,尤其爱看刘若谦被众色女子追得凄惨的盛况,以及舒大娘每月一次拿刀砍人的笑话!

“妳又想探我底细了。”

“那刘大哥可勾走了妳的芳心?”他眼中没有担心,有的,是一抹自信与自傲!他知道她是他的!这个狂傲的男人。

玉湖淡淡瞥着他,不想搭理。

“你不觉得靠得这般近,非常不合宜吗?”她冷冷的抬眼看他。

“本该是我们兄弟俩上贵府请安,奈何得知舒大娘必然不在府中,倒不如在此恭候大驾。”

无聊的仰首看蓝天,耳根才想清静一番,身子却立即警戒了起来。收回眼光,瞧见柯世昭扬着一抹流气耍帅的笑容一步一步欺近她。

玉湖差一点呻吟出声!她实在讨厌那些写得密密麻麻的东西。可是人家舒大娘也是一介女流,打起算盘来快得像飞,她再苟且下去就有些不成材了!

这么感性的时刻,应该有花前月下的浪漫,而不是面对两个蹲在面前看好戏的无聊男女!齐天磊抱起半醉的爱妻,打算到后院的竹林莲池旁谈情说爱,于是对那两个準备大笑的人道:“一切自便,生人勿近。”

齐天磊泛了抹冷笑。
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